2019年05月24日

按省份选择

直接搜索

最近访问

搜索

献血证的这个用途,99.9%的人不知道…

来源:布拉得 作者:Emmm 2019-05-15 733 0 0
老家有一座老房子,它陪了我十年,从我记事开始,我就生活在这里,它就是我的世界。

献血证的这个用途,99.9%的人不知道…


1、我是一个“留守儿童”

献血证的这个用途,99.9%的人不知道…


我一断奶,就成了一个“留守儿童”。

父母工作很忙,无暇顾及到我,于是把我放在爷爷家,逢年过节才回来一趟。

而这一放,就是十年。

于是,在我为数不多的童年记忆里,只有爷爷和这座老房子。

 

爷爷的腿脚不是很利索,却每天坚持接我放学。

在夕阳映照的幼儿园门口,那杵着拐杖略显佝偻的影子总是被拉得很长。

我甩着书包跑过去,他笑着摸摸我的头,接过我的书包挂在拐杖上,说着“今天给你做你最喜欢吃……哎你慢点跑别摔着了!”

此时的我已经消失在了拐角。


2、爷爷讲的故事

献血证的这个用途,99.9%的人不知道…

我偶尔会喊小伙伴来家里玩。

在我的小房间里,我们摞几床被子,给自己打造一处自以为秘密的秘密空间。

或是拿着爷爷不知哪里变出来的粉笔,画上横竖的几条线玩起跳房子的游戏,蚊子叮咬出的十几个包也丝毫不能削减我们的热情。

 

但更多时候,是听爷爷讲故事。

晚饭之后,爷爷躺在椅子上,轻摇着蒲扇,每到这时候,我就会搬来一个小凳子,坐到旁边,托着腮等待。

蒲扇调了个方向,转过来给我赶蚊子。

爷爷的故事总要酝酿许久,在我催促了几次之后才缓缓开口:我年轻的时候啊,那可是一表人才……


3、离开老房子

献血证的这个用途,99.9%的人不知道…

在我十岁那年,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,爸爸妈妈来接我们回城里。

但爷爷坚持要留下来。

“你们都不要劝我了,这老房子我住了几十年,这儿就是我的根,离不开的。”

说完又叮嘱了几句“路上注意安全”之类的话,就转身走进老房子,关上了门。

 

车子启动后,我看着老房子消失在我的视野里,才突然意识到,我要和爷爷分开了。

我哭喊着在后座打滚,他们只能再三保证寒暑假的时候就会带我回来待一段时间。

 

但是大人的话往往都是不可信的。

我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。


4、我心中的一根刺


献血证的这个用途,99.9%的人不知道…

我怎么也想不到,时隔两年,我再次回到老房子,是参加爷爷的葬礼。

 

除了外墙的涂鸦有些淡了,老房子没什么变化。

我穿过院子进到屋内,爷爷就躺在那里,身上盖着白布。

 

都说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,我呆呆的站在那里许久,身边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把我和来来往往吊唁的人隔绝开来。

 

听村里的人说,爷爷是因白血病去世的,当时老家没有医院,只有私人小诊所,爷爷就一个人杵着拐杖去离家几十公里的县城看病。

即使是确诊之后,爷爷也没有告诉家里人,而是请同村的一个年轻人陪着一起办了住院手续。

 

“老孙头说,他不想让你们跟着担心。”

 

爷爷终究还是没能等到适配的造血干细胞。

我没能在爷爷生病的时候陪在他身边这件事,也成了我心中的一根刺。


5、记忆中的老房子


献血证的这个用途,99.9%的人不知道…

转眼又是十几年过去,我成为了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,每半个月还会去献一次血小板。

我不奢求世间再无遗憾,只希望我微薄的努力,能多换来几个家庭的团圆。

 

今年清明,我回老家扫墓,除了爷爷爱吃的水果点心,我还带了一样东西。

鲜红的献血证在墓前一字排开,像火苗跳动着,燃尽了周围的其他全部颜色。

我想,他看到这些,应该会很欣慰吧。



按照爷爷临终前的要求,他被安葬在老房子不远的地方,于是我看完爷爷又顺便去了趟老房子。

房子翻新过,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,陪了我十年的老房子,我甚至没有给它拍过一张照片。

 

但当我闭上眼,还是那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老房子。

暗红色的水磨石地面、墙壁脱落的油漆、有点生锈的门把手。我推开门走进院子,爬满葡萄藤的凉亭下,一位有点驼背的老人躺在陈旧的椅子上面轻摇着蒲扇,身边搭着一根拐杖。



我慢慢走近,蒲扇突然调了个方向。

“我年轻的时候啊,那可是一表人才……”


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素关注微信公众号“布拉得”
或扫描识别下面的二维码直接关注

献血证的这个用途,99.9%的人不知道…


733 0 0
相关资讯